联系方式

新闻中心

酒后挪车为酒驾 定罪处罚有法可依

发布时间:2018-05-10  点击次数:314 次
       醉酒驾车入刑之后,大多数人都能以“开车不喝酒、喝酒不开车”的标准来约束自己,毕竟驾驶人将为自己的酒后驾车行为付出“罪与罚”的代价。或许大多数人都会认为,认定酒驾的标准应该以是否将车辆驶上马路为标准,如果是单纯挪动一下汽车应该不算酒驾。
       然而,张立国(化名)近期就因为酒后挪车,被认定为是酒驾。“前几天我在饭店吃饭,因为自己的车将别人车的路堵住,我出去挪了下车,结果就被正在巡逻的交警认定为是酒驾。从法律的角度看,这样的认定是否合理?”张立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酒后挪车遭处罚
       张立国是东北一家装修公司的业务经理,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与客户进行应酬,免不了要在饭桌之上推杯换盏一番。
       2011年,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和修改后的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正式施行。按照法律规定,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,处暂扣六个月机动车驾驶证,并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。因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处罚,再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,处十日以下拘留,并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,吊销机动车驾驶证。醉酒驾驶机动车的,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,吊销机动车驾驶证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。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,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,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。
       自那以来,张立国身边已经有几位朋友因为酒后驾车而受到处罚,所以他在喝酒之后从来都不开车,通常都是找代驾帮忙将车开回家。虽然一再注意,但是令张立国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还是酒驾了。
       前几天,张立国刚刚签下一个大单,为了答谢从中帮忙的老同学,张立国自然是要摆酒设宴表示一番。因为吃饭的饭店门前车位较为紧张,张立国就将自己的私家车停在了另一台车的后面,自己也在仪表盘上留了自己的名片,方便被堵车辆找自己挪车。
       饭局开启之后,张立国自然是向老同学频频敬酒。在喝了3瓶啤酒之后,张立国的电话响了起来,原来是被堵的车主已经在饭店用餐完毕,请张立国下楼去挪车。带着酒意的张立国很快就走出饭店大门,坐到了驾驶室中将车启动,刚刚将车挪动不足2米,一位交警和一位协警就出现在张立国的车辆前。
       交警让张立国下车并进行酒精测试,测试的结果显示张立国已经构成酒驾,并对张立国做出相应处罚。“我只是挪动一下汽车,又没有驾车驶上马路,这怎么能够构成酒驾?”张立国非常不解。交警的答复是,只要汽车挪动,就算是驾驶。如果驾驶人喝酒了,并且血液中的乙醇成分超出标准,就可以被认定为是酒驾或是醉驾。
律师:酒后挪车可认定为酒驾甚至醉驾
       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的刘国华律师表示,根据我国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的规定,只要将车驶离车原位,就可认定有了驾驶行为。在“道路”的范畴内,即便是酒后挪车也算酒驾。根据我国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,道路就是指公路、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内的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,包括公共停车场、广场等用于公共通行的场所。
“因此,无论是在停车场还是在酒店门口,只要酒后挪车就可以认定为酒驾甚至醉驾。”刘国华律师提醒说。
       应证券时报记者要求,刘国华律师着重介绍了一下可以入刑的醉驾方面的问题。据悉,2011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,增设了危险驾驶罪,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,处拘役,并处罚金。由此,醉驾开始入刑。为保障法律的正确、统一实施,依法惩处醉酒驾驶机动车犯罪,2013年12月,最高法、最高检、公安部印发《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的通知。其中规定: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,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/100毫升以上的,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,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,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。
       2015年11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规定:“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,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处拘役,并处罚金:(一)追逐竞驶,情节恶劣的;(二)醉酒驾驶机动车的;(三)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,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,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;(四)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,危及公共安全的。机动车所有人、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、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,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。有前两款行为,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,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。”
       据刘国华律师介绍,一刀切的入刑也引起了各方的一些争议。2017年1月17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、浙江省人民检察院、浙江省公安厅印发了《关于办理“醉驾”案件的会议纪要》的通知,对“醉驾入刑”的一些细节进行了调整,规定醉酒在广场、公共停车场等公共通行场所挪动车位等情形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。上海也有类似规定。
       2017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制定《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(二)》(试行)规定:“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,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、机动车类型、车辆行驶道路、行车速度、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,准确定罪量刑。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予定罪处罚;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,可以免予刑事处罚。”

相关文档

Copy right © 2018 爱生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